和平大法会 -> 佛学文献 -> 佛教故事
 

 

初识师父的神通

           傻和尚告别了师父,不觉已经大半天了,熟悉的梵刹已然渐远,耳朵里没有了晨钟暮鼓。自觉得一番不一样的光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万家灯火万家团圆,这是世人一年中最为重视的一天。人们往往是不惜千里万里,都要赶回来和家人团聚。那种欢歌笑语不时从欢跳的灯光中,传到傻和尚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几年前的在家情形彷佛又影现在眼前,威严的父亲,慈祥的母亲,活泼可爱的孩子,娇柔体贴的妻子,那全家团圆的欢乐情景,眼前的傻和尚,孤身单影,影栖在万家团圆玩家欢乐的灯光余影中,心中似乎把久久已经没有了记忆的一切又映在了什么地方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 傻和尚的心若有所动,但又找不到这个东西倒底是什么?在什么地方?如寂月般的水,怎的被什么东西轻轻拂了一下,潭底的一轮圆圆的月色,显得有些扭曲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 傻和尚的脚步时而不时地有点儿不听话,那久已不管闲事儿的耳朵和眼睛,总觉得活跃,喜欢东张西望寻找什么?傻和尚没法再走了,倒不是天黑,也不是肚子饿。而是被什么东西硬死死地拽住了?!
 
         傻和尚本想倒哪一家去化缘投一宿。
         可有一想,年庚岁底的,人家合家团圆,突然多了个和尚……算了,还是在草垛里将就一下吧。过年不过年,天还是那个天,日子还是那个日子,过年只不过是人们的一个传统的妄想习惯而已。师父教导我要度只是心里就不能装第二件事……
 
          傻和尚不傻,他的法名叫善契。自出家后这么多年,所经历的一切哪一件不是如人饮水,只是师父和大家说过,真要度众生,心里只能装一件事。师父虽然没说装哪一件事,但善契认为,度众生本身,就应是一件修行人学佛人心里应有的事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 所以,善契在这几年里,心里为了只装一件事,打过自己多少回,骂过自己多少回,用了多少法子来对治自己。所以,所有的一切他的心里明白,风雨寒暑四时变更哪有不知的。为了让自己不失去最初发心,无条件地要求自己按师父说的所有一切话去做,这就是我们傻和尚善契告诉自己,今生一生唯一应有的心性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 既然如此,我们不能再叫他傻和尚了,那是认为他傻和人们送给他的绰号。善契法师,毒不是有意这样称呼您,而是恩师到这时才告诉毒您的法号。毒在此向您顶礼了!!!
 
          其实善契也不是这位法师的真实法号,恩师当时就说了,老是傻和尚傻和尚的太不敬重僧宝了,我们还是给他一个法称吧。到底是谁?叫什么?这个不是很重要,要紧的是这个理数,这是恩师一向的风格。也许是为了让弟子少掉一点什么,或是为了让自己多一点什么,常常说话总是理全事谬。
          所以,也没人知道善契法师的出生。也许是不论谁谁谁,出生不是最要紧的吧?
 
         别过对善契法师的交代,再说草垛里善契法师。一番的无明,让善契的心隐隐地在找什么?
         可生就一副事事总爱为别人着想的他,让自己的心又安息了下来。我真颠倒,师父不是教导过吗?发心行二利事业的人,心里不能有第二件事。我怎么这么颠倒啊?人们不是叫你傻和尚吗?你为什么就不傻了呢?看来你的发心还是不够坚定,还是不够真实,那你怎么对得起生养你,本应由你赡养晚年的父母,你怎么对得起,你把她娶回来需要你呵护照顾的娇妻?你怎么对得起你生了他而不能养他的骄子?你又怎么对得起别离父母子妻发心出家的发心人?你怎么对得起,为了自己的大愿事业而呕心沥血教导自己的恩师?怎么对得起披缁如来衣,日受十方供养的善契?
 
          善契脸红了,一下子,原来能乱善契寂心的万家团圆的灯火,顷刻间化成了千盏佛灯。万家欢聚的笑语,刹那间彷佛都是回旋大千的念佛声。善契欢喜,大千世界如此这般千好万紫永恒住,众生不再受颠倒妄想的苦恼多好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师父啊!您老人家太了不起了,您一定是知道弟子的心还没有完全老实,所以变化出这样的万家灯火和玩家欢笑声到弟子面前,让自己来看清自己这颗贼心。师父啊!您放心吧,弟子知道了,修行人的心里只能有一件事儿,想度众生的人心里只能有一件事儿。弟子知错了……”
 
          “汪!汪汪!”一阵狗的吠声,让善契从美好的祝愿中醒来。原来,善契栖身的草垛子,是人家狗睡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    狗陌生地看着自己床上躺的人,使劲儿叫喊:“喂!你是谁?没有家吗?怎么谁到我的床上?
          狗的吠声,惊动了沉静在欢声笑语中团圆人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吱呀”一声,门开了,出来一位年长的老者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大过年的,家家团圆,有谁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 狗看到主人出来,叫得更凶。老人走到跟前一看是个和尚,马上喝住狗,蹲下来,请问这是怎么回事儿。
         善契法师如实说了师父的话。
         老者心想,这和尚不是傻了吗?这分明是他师父不想让他在寺院里过年,多一个人多一分开支,唉!看来也可怜!“和尚,这儿不能睡,会冻坏的,起来到屋里去。今年就在我家过年吧。”说完,把善契法师领到家去了。
和平大法会 版权所有 地址:四川省甘孜州康定县塔公乡和平大法会 CopyRight©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100504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