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平大法会 -> 佛学文献 -> 佛教故事
 

【二:还银子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 买卖人欢喜了,和尚也欢喜了,今天总算教会一个人算帐。不知和尚傻还是没记性,没走几步,这大银子小银子的事儿忘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拿着买来的东西,回来见师父,把找回的银子也给了师父。师父一看火了:“好你个不干不净的和尚,教你买这么一点东西,你也要从中贪点儿油水?”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说完没等愚和尚开口,劈头劈脸地打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愚和尚给打的抱头在院子里打转转,大门开着,愣是不知道逃。师父打完也不问他银子藏哪儿了,只是向愚和尚追要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愚和尚问师父:“您老人要多少银子啊?”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师父说:“三两二钱。少一分,你就割肉补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愚和尚知道了,应了一声“噢!”就去找银子给师父,可摸了半天兜里,也没摸出一文来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于是愚和尚又问师父:“师父,您要得银子在哪儿啊?”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师父一听火了,辟头一巴掌,口里吐沫横飞地说:“你不能化缘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愚和尚一听:“哦”了一声就走了。可走了半天,不知道怎么开口向施主化银子。无奈,又折回头问师父:“师父,我怎么向人家化呀?”
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师父这回没打他,而是笑嘻嘻地对他说:“你呀就这么对人家说,我偷了师父的银子,可银子又给我丢了,师父知道我偷了师父的银子,要我把银子还给他。所以,我就只好来化银子,还偷师父的银子。要是不还师父就要打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愚和尚如获至宝,总算知道了怎么化银子,化到银子了,师父就不生气了,师父高兴了就能教我度众生成佛的法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 于是,第二天一大早就出去化缘。每见到一个人就如是说,可每当他一说完,就会招来一顿恶骂:“原来是个贼和尚,别理他。”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一天下来,肚子饿得直念“饥饿经”,受白眼的事儿,早就忘了。只是觉得对不起师父,今天一分银子没要到,回去怎么向师父交代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 师父见他回来了,就问他:“化的银子呢?快拿来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愚和尚说:“师父,他们都不给,说贼和尚,不是好和尚,别理他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师父很亲切地说:“噢,那你明天还向这些人去化,他们就会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愚和尚又照旧化银子,这可好。还没等愚和尚开口说完,烂菜梆子和小石头瓦片都砸过来了,耳朵里还不断飞来骂声:“当心!别让贼和尚偷了我们的东西,打他!打他!”
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又是一天下来,除了和昨天一样,念“饥饿经”外,头上多了几分罗汉相,九瘤八鼓的。头上疼不疼好像记不清了,挨打的事儿也忘了。是啊,十愚九傻吗。所以,师兄弟们都尊称他“傻和尚”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 傻和尚没记性,只知道师父交代要做的事儿,没做好,就对不起师父,就学不到度众生的东西。于是饿着肚子红着脸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师父见他回来了,立马儿把他叫过来,笑嘻嘻地说:“今天一定化了不少银子吧?快快拿给师父,师父好去买酒喝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傻和尚红着脸说:“师父,我真没用。他们今天还是不给。说怕我把他们的东西偷了,所以,都打我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师父一听亲切地说:“噢,都是师父不好,师父忘了和你说,要不到就给人家磕头。一边磕头一边说,求你们了,你们帮帮我,要不我师父会打死我的。”傻和尚得了法宝,心里高兴,这下我能化到银子了,师父一定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 于是,第三天一大早又照旧化银子去。只是和前两天不一样的是,化到谁面前,谁要是不给,他就给谁跪下磕头,嘴里还不停地说:“求求你们了,你们帮帮我,要不我师父会打死我的。”很多人看到了他这副嘴脸,都很恶心,骂他,说他是个无赖和尚,偷不到钱,就来骗,骗不到钱,又来耍无赖。年轻就打他,全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。疼得他不知如何是好,可更加难过的是,自己真是个罪人,连个钱都要不到。怎么对得起师父?!师父不高兴了,我就学不到度众生得法。想着心里很难受,就不停地给那些人磕头。可是,结果总是事与愿违。他磕头磕的越多,骂他的人就越多,打他的人就起劲儿。有些嘴里还在说:“我让你骗人,你不是说你师父要打死你吗?我就是你师父,就让我来打死你。”
 
          真疼啊,傻和尚只能死命地抱着头。身上打的遍体鳞伤,可心里还是在想:“师父啊!我真是个罪人啊,我化不到银子,还给您,您能再教我个法子,让我能化到银子还您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天又黑下来了,傻和尚,拖着全身的疼痛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师父见他回来了,也没有问他有没有吃,冷不冷,更没有问他全身的伤是怎么回事儿,疼不疼,要不要用药。而是笑嘻嘻地说:“今天你一定把还师父的银子化到了吧?快拿来,师父正等用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傻和尚,给师父一问,问傻了,结结巴巴地说:“师――父!我――我――没――没化到。他们说我身上没有伤,我说师父要打死我是骗他们的,他们不给。我是不是最恶太深啊?”说完像个傻子一样地求着师父:“师父!那您就打我吧,您打了我他们就不会说我骗他们了。这样弟子就能要到钱还师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师父听他这么一说,怒火三丈:“你想用苦肉计,让师父打你,好多化银子,然后自己藏起来。你说,这几天你藏了多少银子?”师父没等他开口,又说:“你要师父打你,那好,你要给师父多化五两银子,师父才打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傻和尚一听,师父肯打自己,心里很高兴,这回一定能化到银子,还师父了。只要能化到银子还师父,挨什么打,加多少银子都行。
          于是,傻和尚就拼命给师父磕头,请师父打。结果给师父一顿拳打脚踢,真的成了皮开肉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谢谢师父!”
         傻和尚想:“明天我就能化到银子给师父,让师父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第四天,傻和尚没法像往常一样的走出去化银子,全身血糊糊的,拄一根拐棍。又来到了前三天化银子的地方,原来的那些人一看,这个来和尚又来了,而且还给谁打成这个样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 于是比前三天更恨他,骂他打他,同时不停地说:“打死你,肯定是在哪儿做了坏事,给人家打的。”他心里绝望透了,恨自己恨透了,自己的罪业太大了,师父那样地帮我,可自己还是不能如愿化到银子给师父,令师父高兴。于是,傻和尚就想到,既然没法向师父交代,不如一死了之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 就在这时,来了一辆马车,因为围观的人太多了,马车过不去,车上的人就下来看是怎么回事儿。人们一看是一个富贵之人来了,就争着向这个贵人说赖和尚、贼和尚的事儿。人们给这个贵人让了道,他来到这个可怜的和尚身边,一看这个和尚正想撞墙寻死,那人马上止住了他问:“请问法师为什么这般情景?”
 
          傻和尚如前说了一遍,最后说:“施主,谢谢您的关心!我是个大罪人,我既然化不到钱还我师父,我师父就不高兴,师父不高兴了,我就学不到度众生的法。我还不如死了。”说完又要撞墙。
          那人又拦住了傻和尚说:“法师不必如此,你偷了你师父多少钱?你师父要你还多少?
          傻和尚说:“我不知道我偷了我师父多少,师父说要我还三两二钱银子,后来这里的人说,我要不还银子,我师父要打死我是骗他们,他们不给银子。所以,我就求我师父打我,我师父说打了就要加银子,所以,又加了五两。一共要八两二钱银子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那人一听对和尚说:“你起来,座我的马车回寺院去,银子我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傻和尚听了那人的话,好像没有什么表情,人们又骂开了:“这和尚,真不是个东西,没有要到钱,他拼命磕头,现在有贵人给他钱,还给他座马车,他到一点反应都没有。哼!吐……”
 
          说着话,围观的人们也散了,和尚上了马车。到了寺院门口,车主人给了傻和尚十两银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 傻和尚没有谢谢施主,而是拖全身伤痛的身躯,高兴地喊着师父:
 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师父――师父――师父――我化到银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师父这回没有笑嘻嘻的迎,而是大着嗓门道: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叫什么?叫什么?偷了师父的银子,就该还,还有脸喊。”
 
           说完,拿着十两银子,进自己的僚房去了。

和平大法会 版权所有 地址:四川省甘孜州康定县塔公乡和平大法会 CopyRight©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1005042号